山海诡录

山海诡录已完结

山海诡录

时间:2021-02-18 12:22:17分类:灵异作者:半盏流苏主角:季军封雷字数:52.1万最后章节:第184章 返程

季军封雷是哪部小说的主角名?季军封雷主角名出自小说《山海诡录》,是作者:半盏流苏编写完成的一本值得推荐阅读的悬疑灵异小说。1947年由三省组成的探险队在罗布泊遭遇意外,2011年我为了寻找爷爷同样踏上了这段诡异之路,沙坑脱险、古城遇难、巨蟒逃生……从荒漠到冰雪终年不化的深山,一个延续千年之久的秘密,几代人前赴后继寻求的真相,终于逐渐显露出它本来的面目……。
编辑青衫薄点评总体绝对值得一看,有韵味的悬疑灵异小说,很有深意!

本书标签:灵异奇谭小说悬疑小说

精彩章节试读:

我心知不好,第一反应就是挣扎,才抬起的脑袋被封珩一把又给按了下去,又是脸着地。

我手脚并用爬起来就跑,没跑两步腿上猛地一阵剧痛,直接在地上一个翻滚撞到了石壁上,扭头就看到小腿上几道血淋淋的印子。

大爷的,这东西爪子这么利!

封珩刚摆脱一只,见我这边情况危急,迅速冲了过来,一脚踢开想要再次进攻我的尸怪,“能不能走。”他问的急促,我也不敢耽搁,赶紧点头说能。

石道往前一片漆黑,手电光像是照进迷雾中一般,根本穿透不了多远,身后的尸怪还紧追不放,我甚至能感觉到刚才抓伤我那只正用阴冷的眼睛盯着我。

小腿上的伤慢慢变得火辣辣,还夹杂着一种说不清的刺痛,但我不敢停下查看,一条腿和一条命比,我还分得清孰轻孰重。

跑了一会儿,我感觉身后已经没什么动静,心想难道是后面的王律吸引了火力?也活该这家伙倒霉,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出现。

“王律只能拖上一会儿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我尽量稳住自己的声音问封珩。

他一只手扶着我,另一只手仍是在石壁上来回摸索,每走一段还极快的敲击两下,听我这么问,示意我先往前走再说。

这里的石道都不宽,我们俩人挤在一块往前并不十分宽裕,尤其是我还受了伤。

走了约莫两分钟左右,封珩突然停住脚步,回头朝身后的黑暗里看了眼,眯起眼睛说道,“你先进去,不要动里面的东西。”

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,这里还是石道,根本没有门,我进哪儿啊?

就见封珩在墙壁上用力敲了敲,我们面前的石道突然发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,十分刺耳,接着石道不见了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间灯火通明的石室。

我张大嘴巴不敢置信,冷不防屁股上被人踢了一脚,一下子摔进了石室里。

“你大爷的!”我头也没回的骂了句,因着腿上的伤就没站起来,只艰难的坐起身子,抬眼对上王律那双凶狠的眼睛,似乎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。

刚才踢我的是他?那骂的轻了……

王律站在石室外,他面前是封珩,我明白他的意思,他想把王律堵在外面。

所以我也有些肆无忌惮,挑衅的看着他,看的王律双眼冒火才罢休,然后凉丝丝的说,“这些祸是你惹的,你自己想办法解决,我们就不奉陪了。”

王律想往前教训我,封珩立刻脚下一动挡在我面前,弄的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“季昀飞,你难道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带你下来吗?我看你也不傻,联想下季老爷子当年的事,不难猜出他对你的企图。”

王律冷笑着看我,眼神里充满了嘲讽,似乎是在看一个小丑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。

我心说我就是再傻,也看得出这时候该站哪边,王律不会以为我大学没毕业就是个白痴吧,这么低级的离间有屁用。

于是我轻笑一声说道,“这就不用你操心了,你还是先管管自己吧。”我说着指了指他身后,那些东西可是都蓄势待发呢。

其实我也心虚,这石室我大致看过,其间照明的灯火至少燃了八百十年,正中的佛像高大宏伟,可看来看去就是个牢笼般的地方,我们出不去,但尸怪能进来啊。

正想着,突然看到封珩背在身后的手指动了动,指尖指了一个方向,我顺着看过去,是那尊佛像下的一株石莲。

难道这里也有机关?我忍不住腹诽,古人还真是热衷于各种圈儿套圈儿,机关那是一个接着一个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闲得慌。

我强忍着小腿上的不适,爬到石莲边儿看了看,发现下面好像是中空的,抿唇犹豫了两三秒,一巴掌拍了下去,只听咔嚓一声,整个石莲被我拍进了地里,开始缓缓转动。

王律急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“让我进去,我们的帐一笔勾销,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一些关于罗布泊古城的秘密。”

“罗布泊古城?”我诧异的看向他,狐疑他说的是不是早前被发现的古城遗址,就听他继续说,“季老爷子要去的地方就是那儿,我可以带你们进去。”

我睁大眼睛想问个清楚,封珩抢在我前面干净利索的拒绝了,他的理由很简单,他不需要别人带。

我去,这哥们的性格说实话还真不怎么滴,好歹我也算个人,怎么连话语权都没有。

尸怪已经聚集在门外,看着有七八只,王律身上好几处都渗着血,如果不能在机关开启前进来,八成是要彻底搁在这儿了。

石莲还在继续转动,封珩站着的地方从上渐渐露出一方厚重的石门,我们说话间已经将了不少下来。

王律此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我知道你是封家人,但你不一定知道这件事到底牵扯了多少人的利益,我可以帮你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他的话似乎打动了封珩,我看到封珩放松了紧绷的双肩,轻轻歪了歪头,好半天憋出一句来,“我无所谓。”

我一下子嘴角使劲抽了抽,这哥们气死人的功夫天生的吧,合着这么半天就是逗人玩儿的。

王律显然也气得不轻,握紧了双拳吼道,“九鼎下落不明,但我知道一个在哪儿!”

这大概是他的底牌,吼出来后王律就像是放弃了再继续下去的力气,双眼平静的看着我们。

石门已经下了一半,他蹲在地上的样子也越来越紧绷,我突然有些不忍心,“要不……”

我才张口,封珩忽然转身慢悠悠的朝我走来,门外的王律一愣,立刻毫不犹豫翻身滚了进来,和他一起的还有一只尸怪的爪子,可惜慢了一步,被巨大的石门硬生生轧成了两截。

王律躺在地上久久没有动,我提着的心也缓缓放下,这才感觉到腿上的难受,仔细一看发现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发黑,连里面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。

“封珩,这东西有毒?”我愣了下,声音颤抖的问封珩,他看都没看我嗯了一声,径直朝佛像后走去。

没一会儿手里抓了一把白色的东西回来,反手全部捂在了我腿上,我忍不住啊的惨叫出声,感觉腿上跟被人泼了硫酸差不多。

封珩的手劲儿很大,我根本挣脱不了,他低声说,“忍着点,尸毒不除,你这条腿就废了。”

这话比镇痛剂还管用,即便腿上的疼一点没减少,但我还是使出了全身的洪荒之力,愣是把大幅度挣扎变成了小幅度抽搐。

王律已经缓过劲儿来,但还是没起来,就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,“九鼎中有一个在北京,还有一个线索落在了云南,具体需要你们自己去找。”

他说着突然笑了起来,歪头看着我,“哥们儿,也只有你这么大度,当年封家差点把你爷爷害死,不久前又跟你父母失踪扯上关系,你居然还能跟他一道走,牛。”

我已经做好要把王律挑拨的话当放屁,但听到这些我实在不能无动于衷,于是坐直了身体急切问道,“你说什么?我爷爷,我父母?你还知道什么。”

我情绪十分激动,但内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异常平静,直觉王律知道的并不多,他能告诉我的跟我知道的应该差不多了多少。

王律哈哈笑了起来,笑声很贱,是那种想让人用脚朝他脸上招呼的贱。

“我不知道什么,你身边那位知道的比我多,你怎么不问他啊。”王律贱掰掰的咧嘴笑看着我,一副老子就是看不惯你给你添堵的样子。

我被噎的无言以对,封珩知道很多秘密,可我他妈也得能问出来才行啊,“我们想办法出去吧,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。”

我满心烦躁和无能为力的感觉充斥着,语气也懒得维持表面和谐,大抵比街角的怨妇好不了多少。

这帮孙子都装大爷,不告诉我是吧,老子自己查,还不信我亲爷爷的事,我还查不清。

封珩走到佛像前将金刚杵放了上去,我下意识做好机关把我摔下去的准备,眼睛盯着他转动佛像手掌,让金刚杵的方向由上至下,做出一副攻击的样子。

我注意到佛像的脸上出现了细微的变化,紧接着王律突然跳起来戒备的看着封珩,我觉得纳闷,他做什么?

“你想打开石门,你想我们都死?!”王律恨声说道,摆开架势就想冲封珩扑,被他一个眼神给制止了。

我也觉得不是他说的那样,封珩想要弄死他,刚才绝对可以把他拒之门外,何必现在这么麻烦。

“通道在佛像上,不想死就赶紧过来。”封珩根本懒得多解释,一把拽起我扔到佛像身后,我这才知道原来后面还有一扇石门,看样子跟前面的石门同步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  • 苹果笑太阳2021-02-03 18:44:50

    他竟然用手把石塔外的黄沙扒拉开,露出里面一个黑漆漆的小洞,我直觉接下来不会发生啥好事,但心里却希望李柏继续往下探探。

  • 飞鸟俊秀2021-02-06 14:00:19

    他说着往另外一座白塔走去,我这才注意到,这条长长的街道上,每隔几米都矗立着一座这样的白塔,似乎一路延伸到了王城下。

  • 早晨超帅2021-02-18 08:55:29

    李柏被吓得手脚一个劲儿哆嗦,我是不信这世上有鬼,但我也解释不了这么大的沙暴里为什么会有人前行。

  • 鸡翅迷人2021-02-14 10:07:32

    这还不算什么,刚洛水我就感觉到了不对,这里的水好像不简单的只是水。

  • 萝莉善良2021-02-12 02:49:20

    王律躺在地上久久没有动,我提着的心也缓缓放下,这才感觉到腿上的难受,仔细一看发现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发黑,连里面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。

  • 过时用月饼2021-02-02 12:52:43

    封珩的话让我脚下忍不住一个踉跄,这货不是虫,它是狗吧。

  • 激动闻花生2021-01-27 10:18:19

    我开始意识到这个人比我所想象的不简单,还要不简单。

  • 背后的刺猬2021-01-27 11:35:40

    但事实上我还是无奈的答应了,因为这个学生失踪的地方竟然跟我爷爷失踪的地方相隔不远,按谢秉徽的说法,或许是因为同一个意外失踪的。

  • 美丽笑跳跳糖2021-02-03 02:57:19

    猛地,季军下坠的身体被一股大力抓住,身上的怪物像是受到了刺激,一爪子抓在他肩膀上,血肉被撕裂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啊的一下惨叫出声。

猜你喜欢

最新言情小说推荐

  • 蚀骨前妻太难追蚀骨前妻太难追

    一次交易,她怀上陌生的的孩子,她怀着孕,嫁给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。本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,却在这段婚姻里,纠缠出不该有的深情。十月怀胎临产之时,他地上一纸离婚协议书,她才幡然醒悟。后来他说,老婆回来,我爱的一直都是你。

    作者:招财进宝总裁连载中

  • 最似阳光照流年最似阳光照流年

    为了抱住纪修齐这根金大腿,宁溪打滚卖萌无所不用其极。 原本以为只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,却没想到一步步陷入了纪修齐为她编制的爱情陷阱。 “老婆,你出门为什么不带上我?” “老婆,今天周末,我们抓紧时间生孩子。” “老婆,今生今世,你只能留在我身边。” 霸道总裁变忠犬,老公太黏人了怎么办,在线等,急!

    作者:杰克总裁连载中

  • 总裁爹地温柔宠总裁爹地温柔宠

    望着眼前如同缩小版的自己,他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。 “我们的妈咪就是你的老婆,怎么?你的老婆有两个娃这事你不知道?”小娃儿望着他, “好心”的提醒。他呆愣了两秒,脸上的神情瞬息间风云变幻。 “亲爱的,在哪儿?”下一刻,他拨通了电话,冷若寒霜的脸,冰火弥漫的眸,危险的气息让人窒息,声音却一如平常。 “好,等着我,我马上过去,有惊喜给你。” 好,很好,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瞒了他多少事?这账是该好好算算了

    作者:陌下悠竹总裁连载中

  • 高冷宫少宠妻入骨高冷宫少宠妻入骨

    全世界都知道宫少宠妻入骨,谁都不能说宁暖一句不好,不然便是天凉王破的下场。可众人不知道的是,五年前,宁暖被他亲手送入了监狱,家破人亡,还差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。访谈中,宫少说: “人不能被眼前事物所迷惑,犯错一次便是抱憾终生的下场,我还算幸运,能够用余生来弥补。”婚礼上,宫少说: “她的喜怒哀乐,是我余生天空的颜色。”

    作者:玄衣莫冷总裁连载中

  • 且婚且婚

    六年前,她被逼绝路,离开了车祸重伤的他,六年后,她携子归来。 “脱!”穿着白大褂的萧玖对着要体检的某人,但某人却说: “帮我脱。” “抱歉,医生没有这个义务。” “但我女人有。” “只是前女友!”

    作者:欧阳小休总裁已完结

  • 霍少溺宠娇萌妻霍少溺宠娇萌妻

    一场算计,夏苒苒十月怀胎,生下龙凤胎。 五年后,她携女回归,却被权大势大的霍少缠上。 他拉她入怀, “撩了我就想跑?” “你还想怎样?” “嫁给我。” 夏苒苒举起小包子挡在面前, “儿子送你!” “嫁一送一?” “那个……其实是……送二。” 夏苒苒打开窗帘,冒出来一个萌萌哒小女孩, “爹地!”

    作者:夏苒苒总裁连载中

  • 首席的限时婚宠首席的限时婚宠

    一句承诺,将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联结在一起,她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。 “做好你的傀儡太太,管住你的心。” 撒旦的爱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,她心灰意冷,他却霸道地拽住她, “夺了我的心还想跑?”

    作者:时妩总裁已完结

  • 首席爹地宠妻有道首席爹地宠妻有道

    家道中落,为了拯救入狱的父亲,她不得已献身未婚夫,不料误惹神秘总裁,十月怀胎,生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! 四年后,她携子归来,却被他抵在墙角—— “带着我的孩子逃了这么久,终于舍得出现了?”

    作者:南希总裁连载中

  • 我家妈咪是巨星我家妈咪是巨星

    意外怀孕,还一胎双宝。绝决离去,携子归来。二宝: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,是帮妈咪找男盆友。大宝点头。二宝:可是万一妈咪找到男盆友了,爹地也冒出来了,怎么办?大宝皱眉。二宝:如果爹地长得帅,我们就收了他,不帅就退货。大宝点头。萌宝来了,爹地出来接招。

    作者:朝暮成雪总裁连载中

  • 罪爱新娘哪里逃罪爱新娘哪里逃

    五年前,因为顾兮辞的 “玩玩而已,我早跟人睡了”,陆聿臻出走沣城,挑明身份。 五年暗无天日的生活,她有命等到他回来,却因一句 “你不配”,被陆聿臻亲手推入地狱,驾车坠海。 顾兮辞这才明白,陆聿臻才是真正的不归路。 某天陆爷忽然醒悟,全方位无孔不入渗透顾小姐的生活。却不想,这竟是个经历成谜的硬骨头,啃不动了! 顾小姐一本正经严肃脸:不爱了就是不爱了,你就是跪下喊我祖奶奶也没用!结果一转眼,她

    作者:星小河总裁连载中

您的位置 :首页 >小说库 >灵异 > 山海诡录

网友正在读